歌者

歌者

每次看见他,都是在或热闹或冷清的小街小巷。他站在路边,手执话筒声情并茂地唱着。他的身边是一辆铁皮三轮车,车上有两只木质音箱和一个台式CD机。一看就知道,这些家当都是从二手货市场淘来的。他的穿着较寒酸...

千万载抵不过这20年

千万载抵不过这20年

我是一座山,3600万年前,我因火山喷发成形于此,我静默于此,在时间的洪荒中,倏忽千万年。2000多年前的秦朝,我所在的地方设县,名为合肥。我叫大蜀山,是这个城市唯一的山。流年似水,朴素无华。几千年...

爱的甜润

爱的甜润

流年的歌声,是你情的浸漫,是你爱的甜润。你迎着晨曦而来,我迎着朝霞而来,海的波光,弹着舞曲,悠悠,曼妙的步子,牵着我裙纱的飘渺,飘飘渺渺。漫三快三,华尔兹喜笑颜开,携着我们的无忧,岁月静好,爱温柔缠...

年少情怀总如诗

年少情怀总如诗

记得那个夏天,风绵软无力,像一只温柔的手,轻轻地抚过来,我像喝醉了酒,有了熏熏欲醉的感觉。他骑着单车带着我,在马路上飞驰。去哪里已经不记得了,只记得他很兴奋,吹着口哨,是一支很欢快的曲子,用以掩饰他...

心随巧云云遂心

心随巧云云遂心

一进入农历七月,天空就不知不觉地改变了颜色。特奇的蓝,蓝得像是在一盆纯净的水中,点上两三滴纯蓝墨水,清粼粼,蓝滢滢,看在眼里,舒服在心中。这大约就是王实甫笔下的 碧云天 ,毛泽东笔下的 天高云淡 那...

山水恋歌

山水恋歌

山是祁连山,水是黑河水。这山与水恰似一对亲密无间相濡以沫的恋人,将张掖大地孕育成河西走廊上的一颗璀璨明珠。巍峨壮观的祁连山,东西绵亘八百多公里,犹如舒展超长双臂的父亲一样,拱卫在张掖的大半个边缘,是...

河的遐想

河的遐想

每一个人体内都流淌着一条红色的河流,在骨骼肌肉之间流淌,那一条河有很多很多支流、细细密密地构筑一个活生生的生命,无论伟大还是平凡,他都顶天立地,叫做唯一。每一个人体外都流淌着一条河流,在肌肤之外迸发...

你是我的未来

你是我的未来

假日的清晨,我站在镜子前,细心梳理那几根有些微翘的发尾。此时的你恰从身后经过,平展的双肩晃过我的耳边。等一下。我叫住你。我让你站到我的身后,是为了确认我的眼神是否出了差错。仿佛就在上个月?外婆曾笑说...

走进大地湾

走进大地湾

裹一身当代景色的风,我走进大地湾。八千年的深邃,倏忽抵达,是古?是今?今 我在今上站立,古 我在古上徜徉。大地湾,我以八千年后的衣裳和八千年后的目光,遥对你的草衣和思想。沧桑汹涌,如大潮回旋。你厚积...

诗经

诗经

梦想,从《诗经》开始,三百零五篇梦想妙语连珠,荡涤着心灵,呼吸着山河。一册《诗经》镶嵌在古今华夏,日夜守护着汉字的生态环境。《诗经》,诞生了华夏情操,挺起了汉字风骨。《诗经》坐标,无论民间,还是朝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