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路的念想

一条路的念想

回过神来,我已身在合瓦路边我的家中,感觉是在经历一个从容、和缓而值得憧憬的漫长过程,而我在这个过程中也在获取着心灵的安宁 合肥向北的合瓦路,不管是以前,还是现在,一直是我惦记在心的一条路。合瓦路始建...

怀念是一首歌

怀念是一首歌

一杯茶,一片净土。一首歌,一番回味。一个人的午后,在阳光真切的温度里蒸融;记忆里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过往,花一样半开,酒一般微醺着。我知道在急速行走的生活中,这样的时光越发奢侈,而我偏要在尘世的热闹里...

诗意清明

诗意清明

清明时节春光明媚,桃红柳绿,万物复苏,令人心旷神怡。因此,古代文人骚客吟诵清明的佳作颇多。在吟诵清明的诗中,描写习俗的诗占据了很大篇幅。扫墓是清明节最重要的一项活动,从古至今一直为人们所重视。清明扫...

心头的中国结

心头的中国结

腊月的日子被脚步撵着,转眼就是过年。从匆忙的脚步声中,似乎每一天都有浓郁的年味浸染。为何过年于人有如此融血彻骨的影响,有不可遏止的诱惑?其实,过年享受的是年味。它经过一年的发酵,变得醇香,有些意味深...

我和一些山的关系

我和一些山的关系

人和大自然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性。即使在我们这个城市,一头栽进大蜀山,心马上静了下来,脚步也马上放慢了下来。其实又何止大山,即如一片树林,也能让人静下来 我去过很多山。咱安徽的黄山、九华山不用说,北边去...

爱在深秋

爱在深秋

母亲就站在画的中央,她身后的柿子在回望的视线里,像燃烧的火焰,照亮了远方也照亮了这片熟悉的天空。老家在肥东元疃镇,位于合肥中北部。那里家家户户都喜欢在房前屋后种满柿子树。说起元疃,也算得上一个古镇了...

我热恋的土地

我热恋的土地

从1991年开始,因工作的缘故,我曾经在合肥高新区生活了十多年,后又多次到合肥出差。可以说,我亲眼目睹了高新区从襁褓婴儿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风姿绰约的曼妙少女,像出水芙蓉,天然玉成,使人赏心悦目、...

三河的水

三河的水

三河,八百里巢湖岸边的一颗璀璨明珠,源于丰乐河、杭埠河、小南河流贯其间而得名。河塘相连、湖水交融、菱莲飘香、杨柳婆娑,一派水乡风光。三河,源于水、灵于水、活于水、名于水,因水而生、因水而兴。三河的水...

去远方

去远方

去远方,这是我一个朋友长久以来的签名。我一向以为,把去远方这类词当做签名的人,往往没有上路,比如我的这位朋友。同样的道理,如我之辈,在一个空调机轰鸣,灯光亮如白昼的大房间里写这么个标题,难免有些叶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