姥姥,给您唱支歌吧

姥姥,给您唱支歌吧

每个人都有姥姥,或都曾有个慈祥的姥姥。我也是,不过我的姥姥过世得早,虚龄七十。当初母亲二十九,我才七岁。若不是表哥家有照片回忆,我真记不清姥姥的模样了,连她哪个季节走得都模糊了。只记得她在镇医院住过...

追忆父亲

追忆父亲

又是一年父亲节,可父亲去世28年了。 父亲节 又一次勾起我那久远的记忆。父亲去世那年我23岁。23岁,还是一个懵懂的年龄,对于父亲的过世,当时的我似乎没有什么过度的。人说 长病无孝子 ,我却是不知道...

深秋的哭泣

深秋的哭泣

秋雨依然下着,漫天迷茫,袅绕苍穹,以难看的姿势,呆板的方式直溜溜地向大地挥洒,阴冷,潮湿散向天际与大地 这个时间还没有供暖,可凝结在天堂里最不完美的沥沥泪水,没完没了地亲吻着大地沧桑的面颊。屋内的气...

写给天堂的母亲

写给天堂的母亲

阴沉沉的天,下着淅沥沥的雨,我拖着灌铅的腿回到故里。停摆的座钟生斑斑锈迹,墙上的日历已无人撕去,院里看不到炊烟升起,堂屋里没了欢声笑语,却多了蛛网一帘,尘灰一地。我仰天长叹!娘啊,您在哪里?儿子想您...

妈妈不在了

妈妈不在了

妈妈不在了,让我悲痛欲绝,心里忧伤好长一段时间,从此有了母子上的缺陷,这好比是遗失了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玉,失去了永远是找不回来了。我是家里的老幺,上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。也许是老来得子,在38岁生了我;...

当你感觉孤独时 我已不在你身边

当你感觉孤独时 我已不在你身边

当你哭着告诉我,你无数次回到我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露台上痛哭的时候,我释放了对你的所有仇恨。这么久放不下,忘不掉的是这么多年苦苦的付出,到最后都没有得到你的一句肯定,你用外表的倔强与固执掩盖着一切,夜...

额尔古纳的忧伤

额尔古纳的忧伤

秋渐深,天空常有雁阵掠过,牵人情思。不禁对《鸿雁》这首歌有了兴趣,网上搜听了好几个版本:沙宝亮,呼斯楞,格格,范海荣,鸿雁组合,额尔古纳乐队等。最让我动容的是额尔古纳乐队演唱的蒙古语《鸿雁》。鸿雁,...

没有母亲的母亲节

没有母亲的母亲节

又到母亲节,可母亲已远去到连背影我也无法捕捉。八年了,每一年的母亲节,我都会走上街头,傻傻的苦苦地寻找母亲的身影。那个老人,一瘸一拐,显然是中风的后遗症,看着让人心疼不已。母亲去世前走路也是那样的姿...

一定要瞒着她

一定要瞒着她

女儿出了车祸,重伤。一个月后母亲才来医院。妈,你见妹妹的时候,千万要挺住啊!这事情一定要瞒着她。医生说她不能受刺激了。 大女儿红着眼睛嘱咐着。我知道,人总得往前看,你别担心,我这辈子什么没有经过,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