鼓浪屿观海

鼓浪屿观海

朋友对我说,一定要去鼓浪屿看看。小的时候,我曾经熟练地唱过《鼓浪屿之波》,直到今天,仍然能记得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 的调子。鼓浪屿在我的想象中,其实就是一种海的诱惑。早在1985年,我在王小龙的诗里,...

少年的诗与远方

少年的诗与远方

在流火的七月,一群兰州的文学少年踏上远方之路,开始了诗意旅行。这一次,并不是一次普通的旅行,而是一场全新的文学旅程,中国着名的十一位作家、诗人将亲自给我们授课,给我们传授知识、传递能量,使我们有所,...

且把相思寄此岛

且把相思寄此岛

夜神秘地铺开了,欲悄然沉默,或抽身离去,不料与海南分界洲岛撞了个满怀,之后相拥而吻。四周环海的分界洲岛在夜的呵护下变得温婉动人。流云慢慢拂过岛的最高处,似情人轻抚脸颊,有浓浓的蜜意,又添淡淡的忧伤,...

生命

生命

生命的不屈我感受过误闯进家的蜜蜂,振翅撞击在窗户上的不屈与坚强。弱小的身躯与玻璃的闷响产生了共鸣,激发着强大的力量。生命,就是自由。我感受过被手拢住的飞蛾,明知无路可逃仍然不屈地扑动着翅膀。即使只有一...

林荫路上美丽的身影

林荫路上美丽的身影

我住在城乡结合处,我学校东边一段窄小的林荫路,只数米宽,那么不合时宜地两端连接着宽阔的街道,让疾驰的车辆忙减速,摇晃着车身缓缓驶过。路东边是低矮的砖墙,墙内是蛙鸣悠扬的稻田和荷花池,墙外零零碎碎的小...

我心永恒

我心永恒

每个人都可能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,难以抉择的时刻。在一些重要的关头却必须做出决定。但取舍往往很难,令人犹豫彷徨 沿着小路走向树林时,我碰到了 羽扇纶巾 的孔明先生,于是,我问: 先生,如果您知道以后会...

断魂滩

断魂滩

那年拢洋,爹和二哥去20里外的岛上装桐油。水手们怕过断魂滩,道窄,礁多,浪急,每年总要死人。正碰上暑假,我吵着要去。母亲坚决不肯。我便偷偷藏到船里。爹没骂我,只怪怪地看了我一眼。浪露出白牙冷冷笑着。...

一位庄园经理的的情怀

一位庄园经理的的情怀

暮春,我去朱家裕村游览,偶遇一位庄园经理,攀谈中我知道,他的外公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教授,他也在北京工作多年,现在回章丘老家营建一处庄园。他穿着朴素。举止言谈从容而不失严谨,畅快而不失诚信。按说,...

章丘,念念不忘的故园

章丘,念念不忘的故园

随着经济的发展,章丘越来越受到世人的关注。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人文关怀方面,都有着质的飞跃。不久前和一章丘文友谈起章丘的发展,他说,章丘绝对是人类精神居住的家园。他的谈话不无自豪。其实,作为故乡人,用...

一棵树与世界上最小的城

一棵树与世界上最小的城

出外闲游,每每看到仅有三五间店面的小饭馆抑或服装专卖店,在门头上冠之以 某某美食城 、 某某服装城 ,你可能就觉得有点滑稽。但是,假若你有机会去一趟与湖北省襄阳市交界的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,也许就知道...